高中作文

当前位置:逸凡作文 > 高中作文 > 养鬼日记6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

养鬼日记6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

来源:http://www.nobbelovseko.com 作者:逸凡作文 时间:2020-01-19 06:36

  养鬼日记6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我揉着不愿睁开的双眼,坐了起来穿上衣服。辰子的动作比我快,早已在楼里遛了一圈,又回到了宿舍。他走到我的床前,显得有些慌张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强子,我看要坏事,听说校方在查找昨天私自离开学校的人。”“那又怎样?”我不以为然的说道。“我不知道会怎么,但看到大家都很惊慌,我想绝对没有好事。”吴辰的话还没说完,江老师的声音已经在楼里响起。“都到楼下集合。”这声音是从江老师的喉咙里吼出来的,真的让人紧张。我和辰子都不知道有什么将在前面等着我们,只好随着同学们走出了房间来到了楼下两楼之间的空阔地里。施校长早已在那里了,他看到同学们都到齐了,便开始讲话了,那声音比第一次我们见到他时更显阴郁,“昨天谁离开了学校?”高一的同学们相互的看着,谁也不说话。高二、高三的同学他们甚至不相互看看,只是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有胆小的同学身体在颤抖着,显然是被这施校长的询问给吓住了。我和辰子心照不宣,抱定了死不承认的念头,不吱声的站在同学们中间。“难道没有人离开学校吗?”仍是没有人回答。“好吧,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,让你们好好的想一想是谁离开了学校。如何都想不出来的话。那么就对不起各位同学了,三个年级一共也就一百二三十人,每天三个人轮流去房间。”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房间。但我看到高二、高三里有三分之一的人听到后瘫坐在了地上,还有三分之一脸色被吓得惨白,没有一点点的血色,剩下的三分之一没有一点点的表情,木呆呆的,也请是被吓傻了。校长发出了一阵阴阴的长笑,“怎么害怕了?那就告诉我是谁离开了学校?”“是我!”陶博士首先走了出来站在了校长的面前。校长上下打量着陶博士,“好呀!终于承认了。告诉我,你去哪儿了,是不是去那个小屋了?”“不,我没有,我只是闷的厉害出去玩了。”“没点厉害,你是不会说的,请吧”“慢!还有我!”不等陶博士迈步我大声的喊道,“昨天是我和陶博士一起出去玩的,去山后玩了。”昨天是陶博士救了我们,还把我们带回了学校,我们不能那样不讲义气,让他一人去。我走到了校长的面前,校长的眼里冒着寒光,“新来的,也如此大胆敢违返校规。”大概辰子看着我都承认了,也无奈的跟着走到了前面,“还有我,我们一起去玩的。”“你们没去那个小屋玩玩吗?”施校长闪着寒光的眼睛盯着我和辰子。“是的,我们没去什么小屋,我们也根本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小屋?”我和辰子一齐答道。“好吧!你们是不知道的厉害,到了你们就会说真话的。”说完这句,他回过头来看着江老师,“带他们去!”看着校长我心里害怕极了,害怕得脑子里几乎面了一片空白。我不知道同学们是什么时候离去的。我只是机械的跟着江老师一步一步向走去。路上陶博士轻轻的拽了一下我的衣服,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无论如何不能承认去过神密小屋。”我木讷讷的看着他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“说什么呢?”江老师回过头来冲我们大声吼着。不过还好,显然他并没有听到我们说话的内容。“有什么话到再说。”他继续吼着。很快,那对我于来说既神秘又恐怖的已经到了眼前,江老师嘀咕了一句什么,的门自动的打开了,呼的一下子一股寒气迎面扑来。九月初的天气本还暖和,但这股寒气真叫人冷透了心。我们三人不住的打着寒战。“进去吧!”说完他把我们一个一个推进了房间。的房间一片黑暗。什么也看不见。我不知道陶博士这养鬼高手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什么都看不见。只感觉一只手拉住了我。又用极低的声音告诉我。堵上耳朵。我还没来极用双手堵耳朵,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了过来,那声音我无法说清楚是哭还是笑声或者说是叫声,我想那是多种声音的混杂。吵得头快要裂开了。我慌忙的用手堵住了耳朵,虽然感觉似乎好了很多,但两手并不能完全屏蔽掉这混杂的声音。渐渐的混杂的声音变成了一句话,“去哪了?”只这一句话,反反复复的在房间里回荡着,迭加着形成了无数个“去哪了?”。更奇怪的是那话不只是一段声波,那声音的回荡,也不仅仅是声波的辐射,而是一条条无形的软鞭,这软鞭不断的在我们身上抽打着,每一鞭都打到了骨上,痛得我和辰子大叫着,不知那陶博士怎样,我没有听到他的叫声。这软鞭大概在我们身上抽打了有半小时之间,我觉得自己几次昏了过去。但陶博士的话仍很清楚的印在脑里,“无论如何不能承认去过神秘的小屋。”我只大喊着,“出去玩了,到山的那边。”“说谎!”说的话虽然变了,但那软鞭没有变,仍在抽打着我们。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这期间经历了人间最大的痛苦,真是几死几生呀。那声音才停止了,软鞭也不再横飞纵舞的抽打我们。我慢慢的睁开双眼,发现有了光亮。再仔细看来,原来那光亮是一双双的眼睛,看不见脸,看不见身躯,只能看见眼睛,眼睛越来越多,最后布满了整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每双眼睛都冒着寒光,这寒光使房间的温度降到了极点,几乎凝固了一切。那冒着寒光的眼睛横竖扫射着,又如同一把一把的无形寒剑,一下了一下子的在我们身上戳着。这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去哪了?”又是无数条的软鞭抽在身上。我咬住牙,只是不说。我的胸被那寒剑戳透了,我感到了一股冷气从前向后的通过心脏穿过了胸膛。身上被戳出了大大小小无数的大洞小洞。血漫漫的往下流着。也许是因为冷那血被冻得凝固了,所以流得很慢很慢。我没有念什么咒语,但我却又看到了我的灵魂和我的躯体。我的灵魂在躯体的房子里颤抖,我躯体的房子是那样的脆弱,在无形的寒剑下,在无影的软鞭下也已变得破烂不堪,它已无力保护我的灵魂。灵魂随着躯体的破洞飘了出去……待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,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离开回到宿舍的。也不知江老师为什么在我的宿舍中。他看着我,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,嘴角儿露着几分嘲弄,“这次知道违犯校规的厉害了吧!”我咬着牙,一句话也不说。只感觉全身像在着火一样炽热的痛。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养鬼日记6_高二日记_高中作文

关键词: 高中作文